宾州雪雁行

宾州雪雁行
作者:李昕

snow-geese

早春二月,New England还是冰雪覆盖,不见一丝春意,北美雪雁大迁徙却已然悄悄开始了。我们也打点行装,趁着夜色,冒着丝丝细雨,南下宾州,赴Middle Creek自然保护区,约会美丽典雅的北美雪雁,那会是怎样的一个期待呢?

我们一行五人,路上自然是欢声笑语,妙语迭出,没走出多久,已然有多条“经典语录”了。到达Middle Creek时,已近中午时分。来到Middle Creek Reservoir,一看望去,白茫茫一片,喧声鼎沸。今年冬寒,大部分湖面还未解冻,数万只雪雁便齐刷刷地挤在一块狭小的水面上,但水面实在太小,有相当多的雪雁只好伫立在冰雪之上了。今天的雪雁格外活跃,不时腾起,旋风般飞舞盘旋,这时,你不仅能感受到雁在飞、风在吹,更能听到雪雁的鸣叫和咔嚓咔嚓的快门声。

雪雁迁徙,哺育后代,它们中途在Middle Creek停留,是因为这里有广阔的田野和水面,为它们提供安全的栖息觅食之地。晚上它们在水面歇息,因为这里安全、少有天敌,白天便四处觅食,补充能量。停留一两周后再继续北上,年复一年。

我们离开水区,来到了一片田野,那本是收获玉米后留下的桔梗,金灿灿的黄,此刻,雪雁陆陆续续像雪片般落在了眼前,田野被渐渐地染成为白,犹如雪后的原野,雪落在地上便静然无声了,但雪雁绝不愿,他们叫着跑着,时而觅食,时而飞翔,落下时高昂着头,环着羽翼,被阳光透射着,像舞女摆动的裙,优雅轻盈。

当田野就要被雪雁渐渐填满时,忽然,雪雁从一隅开始喧嚣起来,众多雪雁随之和应,当信息传遍各个角落时,数万只雪雁忽地腾起,呼啦啦掠过眼前,向湖面飞去,暴风雪般从原野涌向山脚,又从一个山脚旋向另一个山脚,反反复复往来盘旋着,最后落在了湖面上。你能感到一股风在眼前流过,让我想起密儿湖游来荡去的白色小精灵。这时,高空中又一队南来的雪雁飞来,阳光映着,衬着蓝天,闪着光芒,像碧空里的星星,又像池塘里的蝌蚪。雪雁不时变换着队形,白云也和着、变化着,时而像棉絮锦缎,时而又“黄河之水天上来,奔腾到海不复回”。

当这边的雪雁在沸沸扬扬地喧嚣着,腾起落下,似雪如蜂,转身看,这边却是岁月静好,金黄的田园,挽着云,衬着天,独树一枝,如诗如画。当满月悄悄升起悬在半空时,便又是一幅“雁字回时,月满枝头”的画卷了。

当夜幕降临时,雪雁返回了湖面,我们也该回Motel补充能量了。

第二天清晨,当我们返回湖畔时,那一轮满月刚好落下西山,而往东望去,霞光映红了天边,雪雁密密麻麻地浮在湖面上,让本应寂静的湖面沸沸扬扬,像夏日河塘里的蛙鸣,我们因是慕着名寻着声赶来,也便不觉烦躁,反是激动。身边众多的摄影爱好者,都神情专注,没有言语,快门声像是雁鸣的和弦,与自然巧妙地和谐在一起。

到了告别雪雁的时刻,还没有离开湖区,我们便又开始幻想着明年的约会了……

https://www.flickr.com/photos/lixinletterbox/sets/72157643112255583/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