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BCPA宾州外拍雪雁花絮前传

雪雁飞舞 只能遇见 难以预见
— 2016年3月BCPA宾州外拍雪雁花絮
文:胡可云

snow-geese
摄影:陸德礼

一、动议

波士顿华人摄影协会(简称BCPA)除定期进行各种类型摄影讲座和专题摄影活动之外,还组织许多应景的外拍活动,关键是并不拒绝我这样的三无(无像样的摄影器材、无基本拍照技术、无脑)会员随同打酱油。

外拍自然少不了宾州雪雁。近三十多年来的二月底三月初,成千上万的雪雁(Snow Geese)从过冬的墨西哥北归迁徙到靠近北极圈的冻土地带上的苔藓荒原繁衍后代,中途都会来到宾州中溪野生动物保护区(Middle Creek Wildlife)歇脚。只是它们在这里滞留时间不长,也就一周左右。而且到来时间不定,说飞就飞跑了。想和漫天飞舞的雪雁碰个正着,还必须在周末,也没那么容易。

2月下旬BCPA的前会长就吆喝起来,为有兴趣参加外拍雪雁的人专门成立了“3月宾州拍雪雁”的微信群,密切关注雪雁动向,估计大概出行时间,及时更新鸟情。

更有BCPA驻宾州热心特派员新华天天到群里通报实时雪雁数量,起飞降落时间及最佳拍摄机位,当然少不了自己拍的朋友拍的有关雪雁的大片,一时群情激昂,噌噌噌雪雁群人数涨到三十几号,心痒痒来脚痒痒。

到2月29号,官方报道:雪雁达到65,000只!

前会长名言:鸟不等人!立即决定大部队在3月5号那个周末赶赴宾州,哪怕他自己當領隊的反而有事该周末不能参加。如此一来就麻煩了,领队没了如何成行呢?这可是一個费神费力考验服务功底的活啊。说时迟那时快一名女侠跳将出来把活揽了,你猜何人?柴女侠是也!有了领队,拼车、租车、定宾馆、晚餐等琐细事宜就一一张罗了起来。

話說还有会员wanghui,眼看和大部队时间凑不拢,一着急就自个先去了中溪,兀自拍个不亦乐乎之余,也时不时上点图片录像到雪雁群,详尽地告诉我们他穿什么:滑雪服罩在季节性衣服外面,鞋是高雪靴,毛线帽子戴两个,手套两层,露手指;超市在哪里;现场怎么停车等等。3月1号还发来“战地报道”: 我三点到达目的地,四点赶到湖边,云多不漂亮[Cry]。大批的雪雁在陆地吃草。天黑时飞回水上。据当地人说,雪雁还没有达到高潮,估计会是周末[ThumbsUp]。雪雁起飞降落频繁时间3-8pm. 允许开车的loop一定要走一圈,你会看到左手是草地,右手是水,鸟儿就在这之间飞起飞落。我还没有时间照相,不知道是否需要打伞躲避鸟屎!

二、到底是如期去呢还是…

就在大家磨拳擦掌蠢蠢欲动之际,前方開始传来沮丧的消息:

3月2号,因风太大,雪雁没法在湖面睡觉,好多鸟儿飞走不复返了。

3月3号,只剩下15000只雪雁。

3月4号,是大部队原定出发的日子,一大早Sam在群里紧急呼唤新华,说是他的朋友只说仨字:飞走了!看到消息的人以为一只不剩呢。到底啥子情况?新华后来说自己特别纠结,说真实情况吧怕打击大家积极性,不说吧也对不起大家,一咬牙如实反映:昨天有朋友去看了,雪雁很少,据说一大师連相机都没拿出来。当然也有可能雪雁看天气好了又飞回来。

天气预报可是说4号早上下雪呢!

当时确定4号出发的有23人,听起来心里拔凉拔凉滴。关键时刻,柴领队发话了:有15000只很不错了,太多拍出来不一定好看。会长也来鼓气:从来就没打算不去,大不了我拍完了回家後花一個禮拜的時間把飛走了的50,000多隻雪雁PS回去。(说到这里必须插一句,当时嚷嚷怕风的人是哪一位呢?为此前会长还赋散文诗一首:

晨到中溪,
大风吹来,
吹飞了六叔的围脖,,
吹散了头发,吹乱了心绪,
还哪有心情拍雪雁天鹅…

  • Wanghui很有意思:我没有多和少的概念。早上水面上有一大片,起飞很晚,起飞时很好看,我很满足。
  • 新华说:少少的拍出来更漂亮。
  • 前会长:就算看不到大批量的雪雁也
  • 没啥遗憾的,当大家一起春游好了,大家同行是缘分也是乐!
  • 孙捷:士气可鼓不可泄。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好!那大家一齐赶紧攒人品,照原计划走起!

三、 结伙下宾州

3月4号下午两点半,一号车7人,二号车4人浩浩荡荡地出发啦。另有武家、赵家、谢家和cici家单独行动,约好周六晚餐汇合。

刚上高速公路不久,一号车就开始得瑟地喝起了下午茶,谁让咱车上有巧手dongling呢,卤蛋,卤牛肉,卤鸡胗,还有不知叫广西人出品的美式年糕合适呢还是叫美人出品的广西年糕合适,反正都巨好吃!wendy的实在劲儿也是少有,自己烤蛋糕面包一大纸箱不说,葡萄、香蕉、苹果都带足七人份的,简直是恐怖。就连啥都自制不了的老胡,临出门前愣是到朋友家抢来了新鮮還帶溫的面包一大块!各人带的乱七八糟的零食就更不用提了,坚果,巧克力,香蕉片,肉桂果,曲奇,要甜有甜,想咸得咸。

IMG_7968
摄影:柴鋒

IMG_7969
摄影:陸德礼

喝喝下午茶也罢了,还不停地发图片到群里;发发图片也罢了,还要配合着漂亮盘盘摆拍;摆拍下食物也罢了,还加上帅锅的手……一号车的人,你们到底几个意思呢?这样下去不怕没朋友吗?

IMG_7971
摄影:孙捷

尽管一号车上有人惦记着二号车上的啤酒,奈何路途遥远跟车不易,到晚餐的地点两车也未能碰头,只好各自腐败了。你看一号车找到中餐馆了,芙蓉蛋,虾河粉,还有干炒牛河!说实话,餐馆小姑娘说菜单上的干炒牛河是给外国人准备的,一开始我还真有点信不过,谁知道被改良成啥样了啊?可是N久没吃干炒牛河了,馋得慌,尤其看波涛勇敢地点了一份,俺也豁出去了,没想到居然非常地道。

IMG_7970
摄影:胡可云

这边厢一号车发各种粉,发合影,二号车马上有图有真相地回击:海鲜大餐,还有酒!柴领队代表一号车首先不服:我们海鲜过敏!老胡也跑出来说实话:我们酒精过敏!前会长来不了,大叫:我们雪雁过敏!

IMG_7976

幸亏,还没人说笑声过敏。

因为是周五,为避开纽约,绕了点远路,花了近七个小时才到达目的地中溪。。。《待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