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谷摄侠游记

死亡谷摄侠游记

BCPA成员2014年末死亡谷摄游散记

文:白焱
摄影师:Daryl Luk 陸德禮

楔子

公元2014年入冬,又即"波摄屯"屯历六年岁末之际,新英格兰地区已然是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摄屯内外银装素裹分外妖娆。由李大师兄坐镇把持的摄屯山寨,活动丰富多采成果眼花缭乱,随着广发英雄帖招贤纳才,规模声势日见坐大,眨眼间已有125把交椅摆放于聚义厅。聚义厅内个中男女老少古今中西, 日日插科打诨调侃聊天好不热闹。然而在这一袭表面繁荣靓丽的华袍之下,多多少少却也掩着一个潜在的小虱子:严冬里大多数优质肥猪已进入冬眠状态,余下不多活跃分子也被声势浩大的365好汉们围攻捕杀以至所剩寥寥无几,又今更多加盟者入屯举棍跃跃欲试,不多时日猪头市场供应吃紧,优质肥猪日渐紧俏,365猎杀渐有捉襟见肘以至举步维艰之窘态,黑市上更是肥油猪头被炒到了有价无市一头难求的地步。冬天日子实在不好过啊,聚义厅里众多好色吃货们日日隔着玻璃扇门对着365小黑屋流着哈喇子望穿秋水,有个别食量大者更是饿的几近摇摇欲倒奄奄一息…

冰封大波猪难觅,雪堆摄屯侠不前 — 这种情况下,该如何是好?抹汗,急 — 就这样,“波摄屯"终于步入到了"猎头"时代  — Who猎得优质猪头, Who就会当之无愧获封”摄屯大猎头” !

自然,能混到"大猎头"的level可不是件容易之事,有钱有闲能吃苦耐寂寞有追求有慧根有后台还得有运气,实缺一不可也!如此这般,大凡常人也就摸摸鼻子挠挠后脖颈知难而退了,大把的机会留白…  且慢,寨子里有这样五位好汉便齐齐做了个英雄梦,睡眼惺忪间,持枪炮拿棍刀佩宝剑一路梦游着,横空出世来了…

据说,波摄屯众为求不泯然于众,凡正式入会成员额头上均有神秘标记。 那么,这五位好汉又都是谁呢?虽蒙着面也有见光之时 — 凑光细看, 这五人眉心上依稀刻有如此这般蝌蚪文字样 — Daryl,Susan, Sam, Gary, Du.

第一章   自言自语篇

planning-trip-cellphone

我穿过大半个美国来拍你
其实,拍你和被你拍是差不多的
无非是我用我眼睛、我拿我枪炮和你的光影相爱碰撞的力
无非是这力催开的影像
无非是这影像虚拟出的反响让我以为我会成为大师

大半个美国,什么都在发生:
暴雪在下,飓风在刮
降价的汽油,动荡的股市
还有永远长不够的工资

我在圣诞节抛弃温暖的被窝来拍你
我在黑夜里乘坐红眼航班来拍你
我们BCPA 五人飞侠施展轻功嗖的来拍你
当然我也曾被虚假的GPS带入歧途
也曾把劣质猪头成功PS成红烧狮子头
这次
我要把一个死无人烟的沙漠和寂谷当成我即将崛起的故土
而它们都是我来拍你必不可少的理由

死亡谷 — 我来了,你在哪儿?

第二章 死亡谷 – 大沙丘印象

清晨,大多数正常人还深陷温暖被窝里咀嚼着最后几口美梦黄粱, 地处美西南部的死亡谷大沙丘已是人影摇曳猪影绰绰 — 这里广阔沙丘地貌独特,肥沙沃石物产众多,尤其以盛产优质景观猪头而远近闻名 — 此地猪头地方特色鲜明: 皮肤细腻有质感, 色彩斑斓多层次,内容充实有营养,口感鲜嫩不滑腻 … 尤其这里的冬季沙丘气温凉爽却不干燥,是一年中狩猎猪头旺季,吸引众多色友吃货们前来也是必然,这其中,便有那来自于波摄屯的五位飞侠….

before-sunrise

话说波摄屯五侠一行摸黑潜进死亡谷,尚待歇口气功夫,便被这漫山遍野四处乱窜的肥猪闪花了眼。 这哪里是死亡谷, 这分明是野猪林啊!粗看只见几朵浮云颤颤微微挂在天边,眼前一片黄沙迷眼,不远处几块碎石落落闲散,三两棵沙棘木斜立一边 … 眯眼细瞧,各式野猪俜婷袅袅婀娜多姿散落四周,环肥雁瘦胖脸宽鼻丰腴体态雍容万千… 再回头看众人,各个是凝神摒息目瞪口呆神情激越,鼻血口水已然是一河滩。这样的情景如何下得了手? 情急当中,只听一人轻呼‘上’,众人这才梦游方醒,艰难的举起枪炮开始瞄准….

这打猎的场面很凶险很残酷很血腥很不人道,就不在此赘述了,然捕获的成果又很丰富很盛大很壮观又很美味,不烧包实在不足以平民愤!….,好吧, 这里勉为其难的烧几个小包吧:

1.天亮前的大沙丘是这样的,睡眼惺忪者还真以为自己来到了世界尽头…

sand dunes-1

2.太阳渐渐升起,此时的沙丘纹理细致浑然天成,干练原始安静祥和,沉静雍容大气逼人

sand-dunes-1

3.作为猪头界的校花级美女,此地沙丘每换一个角度都是曼妙绝然美伦美奂,她优美如大自然般的美妙线条,在阳光下活泼的呈现着,没有一丝保留

sand-dunes-4

4.置身其中,犹如科幻,身后的脚印一串串,渺小却有序恍然间天人合一而别无他念

sand-dunes-3

5.夕阳的残光把人影拉的很长,复古与浪漫紧紧相拥不离不弃, 面前的两对人影可是在互诉衷肠?

sand-dunes-5

夕阳西下,延绵无际的死亡谷沙丘又回复寂静空旷一片,远远望去,有五位人影拖着沉重的猎物,缓步行走在天际线的尽头,一路哼唱着这样的歌谣:

大风起兮沙飞扬,
畅猎死谷兮离故乡,
安得好汉兮拍四方…

第三章 死亡谷 – 蜿蜒山路 – 陨石坑 – 滚石轨迹印象

那一日, 那一晨,那一路, 那一时, 那一刻, 那一瞬…

那一日,四轮驱动颠簸荡漾在山路,不敢晕车不敢闭眼,只为沐浴在你阳光下的温暖;

road-to-crater

那一晨,我远远立在陨石坑的边缘,仿佛看到那飞石急速坠落,只为最快去亲吻它所思所念的情人地面

crater

那一路,我们五人唱着情歌不断,沿着恍若调色板般的山路五彩蜿蜒蛇行刁钻

dante-view

那一时,转山转水转到 ‘STOP’ Sign前,面临如此恐怖与寒蝉,一时犹犹豫豫在进退之间,这里可否就是那传说中的鬼门关?

spirit-of-venturer

那一刻,历经曲折婉转,终于靠近那神秘的乘风漂移的双石轨迹边,我心潮澎湃起伏跌宕,那千万年的爱情传说啊,一大一小不离不弃, 双双厮守直把那忘川河水流尽抽干

moving-rock

那一瞬,我们一行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保佑我们余下的旅程喜乐平安

moving-rock-2-cellphone2

那一日, 那一晨,那一路, 那一时, 那一刻, 那一瞬…

第四章 死亡谷的苍凉结局

有人说,连续做任何事情三日不停,人就会对此上瘾 — 对此俺看法两级:负级犹如那炒菜做饭,连续三天窝在厨房里,俺会丧失味觉和嗅觉;正极犹如打猎,连续狩猎会杀红了眼的,见啥打啥,信不信由你,反正俺是信的。

话说这BCPA五人猎头团连续作战横扫野猪林,硕果累累,所获各式猪头琳琅满目花色齐全,几日下来的确有杀红了眼的架势,见啥打啥,打啥得啥,一时间是哀鸿遍野尸体遍地恐怖至极不忍卒观,终于,这野猪林又变回了死亡谷。

打完胜仗总是要打扫战场的,诸如收拾残局掩埋尸体之类的大都归于山寨小喽罗们。为了能分到一个大肥猪腿好把这冬天将将熬过,白姥姥也战战兢兢地粉墨踏足出现在打扫战场的队伍里。俗话说,大丈夫岂能为五斗米折腰? 幸好,白姥姥归于女流之辈,为了这救命的越冬大猪腿总算是可折腰一族,好悬(流汗)…

清理一新的死亡谷,沟壑纵横,光秃秃一片更象月球表面,沉淀死寂的孤独,一派古往的沉默,悲含內斂的浓郁,恍然间草木为之含悲风云为之变色。面对如此悲凉,白姥姥掐指细细算来,这岂不算是一个猪头引发的血案?

badwater-1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