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CPA2019参观Ansel Adams摄影展

活动报告:Jessica Qi

摄影: 涂军

在摄影界,Ansel Adams 的名字如雷贯耳,他擅长拍摄美国西部风光,作品多为黑白片,其中最著名 的是优胜美地国家公园(Yosemite National Park)系列。波士顿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Fine Arts Boston)在 December 13, 2018 ~ February 24, 2019 期间举办“Ansel Adams in Our Time” 摄影作品 展览。BCPA 的朋友们奔走相告,特别期盼。

一.展前学习篇

协会建议在去看展览前,大家事先做好功课,对Ansel Adams有一定的了解,可以有针对性的,有的放矢的,或者说不是稀里糊涂地去看展览。

协会尤其推荐了两个视频。

1.“Ansel Adams: A Documentary Film 2002” – 讲述Adams的生平,是传记类的纪录片

2. “Ansel Adams BBC Master Photographers (1983)” -是BBC在1983年对Adams的采访。主要是Adams讲述自己拍摄作品时的一些故事和对摄影的理解和体会。

除此之外,Ansel Adams的wiki page也对了解他的生平,理解他的摄影作品很有帮助。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nsel_Adams

学习这些资料后,我的心里充满感动与感慨,佩服与敬仰,对摄影的过程与内涵有了新的认知。

1.1 父亲的爱与包容

Ansel Adams12岁时,不适应学校的教育体制,他的父亲选择让他退学,由自己和Ansel的姑姑来负责他的教育。12岁时,当Ansel对钢琴感兴趣的时候,父亲为他请来钢琴教师。因为热爱,Ansel每天练习钢琴6个小时。Ansel14岁时第一次和家人来到Yosemite,被壮丽的美景深深迷住。父亲送给他一台照相机,使他对摄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父亲做的这许多,都是在家庭的经济状况受到重创,生活品质大幅下降的情况下发生的。”to live a modest, moral life guided by a social responsibility to man and nature” ,这是父亲养育和教育Ansel的信条。我被这样的父亲深深感动,这样的父亲让人尊敬。 他尊重儿子的意愿,了解儿子的感受,用自己没有私心杂念的爱与无比宽厚的包容成就了伟大的摄影师。父亲的长情陪伴与耐心等待,是Ansel Adams得到的最好最珍贵的教育。

1.2 真挚的热爱与孜孜不倦的坚持

Ansel Adams在开始的时候只是把拍照当做一种对事物的记录,是视觉日记(visual diary)。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对摄影越来越感兴趣,拍得越来越好。从14岁收到父亲送给自己的第一部相机,到25岁拍出第一张让自己满意的摄影作品,28岁决定从事摄影行业,这个过程用了整整14年。

Ansel Adams对摄影是最真挚的热爱,进而迸发出巨大的热情。从20岁开始,直到80多岁,每天工作12-14小时,一周七天,没有休息日,几十年如一日。Ansel Adams 近半个世纪的持续工作,对自己所热爱的摄影事业孜孜不倦。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并且把自己喜欢的事情变成自己擅长的,专注专情,经年累月持之以恒地做一件事情,这样的人生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又如何不让人羡慕!

1.3 音乐与摄影的类比

Ansel Adams做为曾经的职业钢琴演奏家,对音乐有很深刻的理解和感悟。采访中,他多次类比钢琴演奏与摄影。

同一部钢琴作品,同一曲谱, 对它的演绎会随着时间的不同而有所不同。对于摄影作品,Adams在不同的年代对同一幅作品的冲印也是不同的。因为在不同的时期,他自身的感觉和想要表达的感情是不同的。底片就象是作曲家的音符,所有的信息都保存其中。而冲印就象演奏家的弹奏,是情感上的演绎。

对于摄影,我是还没有入门的初学者,但是Adams讲述的和钢琴演奏的类比,我能够理解和体会。内田光子 (Mitsuko Uchida) 是我们这个时代公认的演奏莫扎特钢琴作品的大师。我买过一套她演奏的莫扎特18首Sonata的CD。 有很长一段时间放在车里,所有上下班,接送孩子参加活动的开车时间反复听,特别着迷。YouTube上有内田光子在不同时期(60年代,80年代,00年代)的演奏版本,每个时期对莫扎特作品的理解和演绎都是有差别的,有些是细节处理上的不同,有些是很大篇章表达上的不同。这些对艺术作品表达上的不同,与艺术家的成长,历练,经历息息相关。

钢琴有88个键,通常可能只用中间的四个八度。但是当表达强烈感情的时候,键盘两侧的高音和低音八度就会被启用。我们都有这样的经历,在听贝多芬或肖邦的一些钢琴曲时,在表达激情澎湃的情绪时,会听到很尖锐急促或很厚重低沉的声音。Adams用钢琴的类比,来说明在摄影的后期处理中,有时为了加强作品所要表达的感情,会加大黑白对比度。

1.4 融入故事,经历与情感的作品具有强烈的感染力

Adams在采访中,谈到他的每一幅作品时,都是充满感情的。每一幅作品的背后都有一个故事。在言谈中,他仿佛瞬间被带入了当时的拍摄场景,微笑与畅想,兴奋与喜悦,幸运与遗憾,特别美好的回忆。听了他的采访,再看他的摄影作品时,自己好像也被感染了,也能想象出当时湛蓝的天空,皎洁的月光,拂面的微风,摇曳的花枝,起伏的山峦 ……

1.5 了解摄影作品诞生的三个步骤

Adams在谈到摄影创作的过程时,给我的印象特别深刻。

Adams强调,如果在拍摄的时候,只是采用平均曝光,指望用后期来弥补不足,创作出非凡卓越的作品,那是不可能的。好的摄影师一定是在拍摄之前,头脑中已经有清晰的画面,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要达到什么样的效果,要表达什么样的感情。头脑中的影像先于镜头中的画面, 然后才是运用摄影技巧拍摄,最后在冲印中加强要表达的效果,展现更多的细节。三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摄影作品中融入的不仅仅是当时眼睛看到的视觉效果,还有在那一个时刻摄影师的审美与情感。大概就是我们常说的“此情此景”。 摄影师手中的相机,就象诗人手中的水笔,画家手中的画笔,借助一个媒介来表达自己的感情。Adams用了一个更为贴切的类比,他形容摄影师如果在音乐的世界里,同时是作曲家和演奏家。

1.6 拍摄的时机,运气,决断与妥协

在采访中,Adams讲述了许多拍摄时的小故事。拍摄的时机很重要,有时候是有运气在里面的。很多时候,看到一个场景,要当机立断,找到合适的角度,方向。有时候不能完全按自己的意愿,因为光影不是那么听话的,需要妥协和折衷。

1.6.1 Oak Tree, Sunset City

https://shop.anseladams.com/Oak_Tree_Sunset_City_p/1701139110p.htm

Adams看到了这样的景致,立刻用8~10分钟找好位置,设好相机。在拍摄的时候,头脑里已经很清楚的知道最后冲印想要的效果。 

1.6.2 Dunes, Oceano, California 1963

https://www.moma.org/collection/works/58283

这是一幅比较抽象的作品, 镜头中的实景却是真实的。Adams是把他想要表达的大自然中的元素提取出来,组织,放置在画面中。自己想要的图画先是在头脑中形成,然后在镜头中组织,最后是在暗房冲印中体现。大自然中的景象不是抽象的,是实实在在的,但是摄影师可以通过高度的选择,把不同的元素与关系表达出来,形成抽象的效果。摄影与绘画不同,绘画可以完全按照画家的自身意愿把不同的颜色与形状组合在一起,而摄影师是把现有存在的景观进行取舍与组合。

拍摄这幅作品时,天空的云在缓缓地移动。因为云与要表达的元素没有什么关系,是舍的部分,Adams就一直等待云从画面中漂移开。但是不可能一直等下去,因为光影在变化,摄影师的情绪在变化,拍摄时的兴奋与欣喜会消失。所以有时需要妥协与折衷,需要在那时那刻做出决断。

1.6.3 Frozen Lake and Cliffs

https://shop.anseladams.com/Frozen_Lake_and_Cliffs_p/1701061104.htm

Adams的早期作品,是他自己比较满意的作品之一。作品非常难冲印,拍摄于Precipice Lake。 拍摄的时机很好,因为几天之后,冰融化了,拍摄时的感觉随之而逝。

1.6.4 Arches, North Court, Mission San Xavier Del Bac, Tucson, Arizona 1968

https://www.moma.org/collection/works/50215

这幅作品拍摄的是Mission San Xavier Del Bac, 非常漂亮的西班牙建筑,拍摄角度非常困难。作品中反应出的景致与实际的结构是不太一样的。Adams运用短焦镜头,在画面中组合不同的元素。Adams·认为摄影作品不是完全真实的记录场景,而是摄影师自身对场景的解释与演绎。

1.7后期冲印是有目的性的调整,处理与提升

Adams经常一次又一次地冲印同一张底片,为了获得他想要的效果。Adams坦诚他的摄影作品中所呈现的景致都不是镜头中所看到的,不是完全真实的,都有后期冲印时有目的性的调整,处理与提升.

在谈到Upper Kern River Sierra的一部作品时,Adams说因为天空,月光,岩石的大光比,为了表达feeling of life, 冲印十分困难。如果月光突出,天空就会失去表现力,岩石的色彩又比月光白很多,作品的下面部分颜色又非常暗。

他还举了很多自己作品的冲印作为例子,让观者更好的理解后期制作在摄影中的重要性。

1.7.1 Ice on Ellery Lake

https://shop.anseladams.com/Ice_on_Ellery_Lake_p/1501110.htm

拍摄的地点是Yosemite东部的Ellery Lake。拍摄这幅作品的几个小时之后,画面上的浮冰就消失了。为了表达的需要,在冲印的过程中,背景和河水的颜色被加重,形成和浮冰强烈的对比。

1.7.2 Trees, 1937

https://theartstack.com/artist/ansel-adams/trees

这幅作品摄于Rocky Mountain的深秋日出时,光线柔和。拍出的树木是非常柔和的灰色, 虽然树木本身的色彩非常漂亮,但是在黑白片中没有表现力。所以Adams在后期处理上加大了树木与背景的对比度。

1.7.3 Barn Fence, Cape Cod

https://www.moma.org/collection/works/44469

Adams每次不同的冲印,都是对作品不同的解释和演绎。这幅作品最初的冲印是为了捕捉非常柔和的灰色光线。在后来的冲印中,Adams加大了values and strains.

1.7.4 Monolith, the Face of Half Dome 

https://shop.anseladams.com/Monolith_Face_of_Half_Dome_p/1901020.htm

采访中展示了同一幅作品在不同时期的三种不同的冲印。

第一幅是1927年冲印的。通过滤镜,表达天空的厚重和Half Dome的阴影。

第二幅是1960左右冲印的。

第三幅是1978年冲印的。

每一幅表达的感情都不同,带给观者的感受也是不同的。

1.7.5 Merced River, Cliffs, Autumn

https://shop.anseladams.com/Merced_River_Cliffs_Autumn_p/1701105113.htm

这幅作品摄于Yosemite一个秋天的清晨, 非常难冲印。岩石和秋叶的颜色非常接近,如果是彩色的,颜色的变化会非常细微。但是当图片是黑白片的时候,灰度值的接近,就会使景色显得特别乏味单调。Adams采用加大对比度,突出阴影,使作品更有表现力。

二.展中感受篇

2019年2月3日上午,BCPA组织了波士顿艺术博物馆Ansel Adams摄影展的外拍活动。


摄影:Xu Zhu

摄影:Daryl Luk

展览区的入口是一个超大的电子屏幕,在循环播放Ansel Adams及其他参展的摄影师作品。


摄影: Susan Ding


摄影:Liz Fang

走在通往展厅的长廊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巨幅《Pine Forest in Snow, Yosemite National Park, 1932》,新降的白雪轻轻浮在松树林的枝干上,清晰而富有书法的韵味。看到这幅作品的时候,我的 内心充满欣喜。事先在网上看了许多 Adams 摄影作品的图片和介绍,走到这里,瞬间感觉从耳熟能 详,到亲眼目睹。


摄影:  Ziming Zheng

正对展厅的入口是《Ansel Adams on Top of Pontiac, Yosemite Valley, 1942》, Adams 经典的工作照。

这次展览不仅展出了450幅Ansel Adams的作品,还有100幅左右其他摄影师的作品。展览中既有先于Adams的摄影师作品,又有Adams之后的新一代摄影师作品。

Adams的黑白摄影作品与19世纪进行Government Survey的摄影师作品一起展出。 Carleton Watkins (1829–1916), Eadweard Muybridge (1830–1904), Timothy O’Sullivan (1840-1882) and Frank Jay Haynes (1853–1921) ,他们都对Adams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这次展览也同时展出了Adams之后的当代摄影师的作品。Mark Klett (born 1962), Trevor Paglen (born 1974), Catherine Opie (born 1961), Abelardo Morell (born 1948), Victoria Sambunaris (born 1964), and Binh Danh (born 1977),他们更加关注环境,土地权利以及自然资源的使用,摄影的主题延续了Adams的作品:沙漠和荒野空间,美洲原住民和西南地区,以及更广泛的影响环境的问题:伐木,采矿,干旱和火灾,繁荣和萧条,发展和城市扩张。

展厅的布置可谓匠心独具。 

2.1 同样地点,不同时间,不同摄影师作品的组合 


摄影:Weibo Zhang

几名当代的摄影师根据 Adams 原作品的光影推断出一年大概是哪个月哪几天,什么时间,在什么地方 拍摄的。然后在相同的地点,相同的季节,相同的月份和日期,相同的天气,光线,方向和角度,拍摄 了这幅图片,把 Adams 的黑白作品镶嵌其中,构成我们看到的这幅有趣的作品。

2.2 同样地点,不同时间,不同摄影师,不同的景致与风格


摄影:Annie Xing

摄影: Liz Fang

上面一幅是Adams的《Golden Gate Before the Bridge》拍摄于1932年。下面这幅作品是其他摄影师在同一地点,拍摄的Golden Gate Bridge 建成之后的风貌。观者一目了然:不同摄影师的风格迥异;景色在Golden Gate Bridge 建成前后有非常大的差别。  

2.3 同样地点,不同时间,不同摄影师,相似的景致

左边是 Ansel Adams 《White House Ruin, Canyon de Chelly National Monument, Arizona, 1941》

右边是 Timothy O’Sullivan (1840-1882)的作品

当 Sierra Club 的朋友给 Adams 一份地理调查专辑时,他有机会研究 O’Sullivan 的摄影技术。1941 年,Adams 开始在 Canyon de Chelly 工作,是国家公园项目的一部分。他决定尝试重新拍摄 O’Sillivan 的 White House Ruin。Adams 使用绿色滤镜来复制峡谷壁上明显的条纹。Adams 评价, “O’Sullivan had that extra dimension of feeling. You sense it, you see it.”


摄影:Alan Tian

2.4 Adams 黑白风光片独特的风格


摄影: Feng Chai

Adams的黑白片有自己的风格,虽然展厅中穿插悬挂了100幅其他摄影师的作品,也许是事先做了些功课,我可以很容易地把Adams的作品辨认出来。展览中把他的15幅大小相似的西部风光片组织在一起,布置在同一面墙上,让观者对他的风格有一个更加直观的认知和感受。

2.5 作品呈现的细节让人感知温度,相对湿度和月份

在观看展览的过程中,冲印作品所展现的细节让我特别欣喜,和网络上的图片很不一样。


摄影:Jessica Qi《Merced River, Cliffs, Autumn》

Adams在采访中曾经说这幅作品的冲印特别困难。在展厅中看到它的时候,真的是心生敬佩。灰度细微的差别,让人感觉美景仿佛就在眼前。更有意思的是旁边的介绍:现代艺术博物馆的前摄影策展人John Szarkowski谈到了亚当斯的作品: “当你看一幅优秀的Ansel Adams的摄影作品时,你可以知道温度,相对湿度和月份。”

《Winter Sunrise, Sierra Nevada From Lone Pine》

https://shop.anseladams.com/Winter_Sunrise_from_Lone_Pine_p/1901018.htm

https://www.artsy.net/artwork/ansel-adams-winter-sunrise-sierra-nevada-from-lone-pine-2

我在网上看的时候,找到上面两版,可以放大到很大,能够分辨出中间深色山峦部分的细节。看展览中冲印的照片,黑白灰颜色细微的差别很明显。同样是灰黑,是完全不同程度的灰黑,我当时想到的词汇就是非常精准。Adams冲印的技术水平非常高超,能把那么多不同的颜色层次,细微的差别表现出来。

2.6 展览中看到许多大名鼎鼎的作品,熟悉又陌生。

一幅一幅仔细看过来,如数家珍。因为知道一些拍摄背后的故事,觉得看片的感觉都不一样了。有些作品真的让人觉得是心灵的触碰,特别有感染力。“展前学习篇”提到的作品都看到了。应该说Adams比较有名气的作品,基本都看到了。


摄影:闵乐

摄影:Weibo Zhang

摄影:Jessica Qi《Moonrise over Hernandez, New Mexico, 1941》

这幅月出是Adams最富盛名的作品之一。当时Adams和小儿子Michael,及朋友Cedric Wright一起开车去Santa Fe。当他途经小镇Hernandez时,看到升起的月亮,立刻停下车,疯狂地开始设置他的相机。但是他找不到测光表,情急之下,回想起月亮的亮度the luminance of the moon (250 candles per square foot) ,于是用它来估计曝光。他在太阳滑落之前几秒按下了快门。


摄影:Ziming Zheng《Moon and Half Dome》

摄影:涂军

摄影:Feng Chai 《In the Rain Forest, Hawaii National Park, 1957》

2.8 Adams 对环境保护和建立扩展国家公园系统的贡献


《Lake near Muir Pass, Kings Canyon National Park, California, 1933》

《Lake near Muir Pass, Kings Canyon National Park, California, 1933》

1933年,Adams 在Kings River Canyon郊游时拍摄了这幅作品。三年后,他在华盛顿举行的国会听证会上代表Sierra Club,主张将Kings River Canyon从Forest Service变为National park。1940年,Kings River Canyon成为National Park。公园管理局局长写信给Adams, “I realize that a silent but most effective voice in the campaign was your book Sierra Nevada – John Muir Trail. As long as that book is in existence, it will go on justifying the park. “

展览花了很多笔墨介绍Adams作为中坚力量的Sierra Club。Adams用自己的摄影作品记录了美国西部的原始自然风貌。他的作品帮助政府建立更多的国家公园,包括建立Yosemite National Park。

2.9 其他摄影师的作品风格多样


摄影:Alan Tian

摄影:Liz Fang

摄影:Kathy Lee

摄影:Alan Tian

摄影:Xu Zhu

摄影:Jessica Qi

摄影:石运琳

摄影:涂军

摄影:Liz Fang

三.欢乐友情篇

美人,美物,美景;笑声,赞美声,惊叹声……千言万语抵不上张张美图!


摄影:Weibo Zhang

摄影:Daryl Luk

摄影:康妮 王

摄影:Ethan Tian

摄影:康妮 王

摄影:康妮 王

摄影:Annie Xing

摄影: Liz Fang

摄影:Robert Chen

摄影:Feng Chai

摄影:Daryl Luk

从展前的学习,展中的震撼,到展后清晰自己的思路,梳理自己的体会,写下这些文字。这个过程让我收获了知识,收获了感动,收获了欣喜,收获了友情!期待BCPA组织更多更精彩的摄影活动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