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宾州雪雁行

2017宾州雪雁行
作者:李昕,曾利华

每年的二三月间,北上迁徙的雪雁总会陆续来到宾州Middle Creek野生动物保护区,在这里,有广阔的水面供它们安全地栖息,有广袤的田野提供它们充足的食物,难怪它们每年都会在这里短暂停留、补给,然后北上到达它们出生的地方,繁衍生息,待幼鸟可以长途飞行的时候,它们又南下过冬。就这样,年复一年,生生不息,在它们的基因里永久地印下了这漫长的旅程,组成了它们的生命。

snow-geese-fig-1_1024
(摄影:李昕)

今年二月中旬,麻州还是白雪皑皑,宾州却气温渐暖,冰雪消融,春回大地。雪雁也早早来了,迫不及待地中转在Middle Creek的湖面,我们只好和着它们的节拍,早早地赴约。

2月17日,周五,傍晚时分,我们一行十人,分两辆车开奔宾州,一路欢声笑语,回忆着上次漫天飞舞的雪雁带来的震撼和欢喜,心里期待着,今年那似曾相识的雪雁又会有怎样的惊喜呢?午夜达到驻地。

第二天一早,天未亮,简单地吃过早餐,我们就赶到了湖区。听说自去年始前来观鸟的人激增,当我们到达停车场时,还是被惊呆了,熙熙攘攘的人群犹如赶集般向湖区涌去,湖边更是排满了瞄向东方的长枪短炮,不远处的湖面上聚集着数以万计的雪雁,随着日出的临近,东边天际越来越红,湖面上的千千万万只雪雁开始分批腾飞起舞,伴随着嘹亮的雁鸣,相机的快门声,人群的惊叹声交相呼应。雪雁高声叫着,不时飞起落下,像城市人在湖畔晨练,只可惜,今年的晨练似乎不如以往,也许它们不喜欢这么多的人群?当一轮红日冉冉升起时,大地披上金色盛装,湖面也被染红。雪雁们终于欢腾起来,在朝阳下载歌载舞,交织成一幅壮美的万鸟朝阳盛景。渐渐地,它们开始分队四下散去,离开了湖区,它们应该是去田野觅食去吧?

IMG_9789_1024

_45B6174_1024

离开Middle Creek湖区,在去Hawk Mountain的路上,遇到一群雪雁在一个农场悠闲地晒着太阳,一半浮在池塘,一半落在池畔,或闲庭信步,或随波荡漾,不时有小群雪雁忽起忽落。在这临湖的小农场,我们得以近距离观赏上万只雪雁,此时 耳绊仿佛徊响着“正当梨花开遍了天崖,河上飘着柔曼的轻纱….”的旋律,此情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这里还有憨憨的牛、萌萌的羊和风情万种的马,岁月静好,风光无限。看!远处那两只比利时马也在享受着这暖暖的太阳,相互嬉戏着,金色长鬃飘逸,被正午的太阳映射着,分外漂亮,它们相互追逐时,惊起周围的雪雁飞起,场面温馨浪漫。

PA7_8918-2_1024

PA7_8917-3_1024

由于在农场的耽搁,到达Hawk Mountain时,已近中午时分,简单地吃过午饭,准备登山。Hawk Mountain之所以叫Hawk Mountain,不是因为山的形状,而是因为这里通常会聚集上千只鹰在山顶盘旋,秋天时多达三四千只。山脚下遇到老武一家,得知今天的鹰不多,给我们看了几张照片,红红的头,觉得更像秃鹫,遂戏称『红嘴鹰』。既然没有鹰,又想着要在日落前赶回湖区,随便在山脚下走走,就匆匆离开了。

我们带着老武一家又回到那个农场,幸好雪雁还在晒着太阳,也许是今天的太阳太暖了,雪雁懒懒的,微微晃动着肥肥的身体,好不自在!突然,一声枪响,万只雪雁唰地腾空而起,留下一湖碎波,它们呼啦啦上升盘旋,忽高忽低,忽左忽右,漫天飞舞,交差环绕,叠叠层层。雪雁受惊后的鸣叫和煽动翅膀的声响,以及雪雁掠过带来的气流,让人窒息!那嘹亮的鸣叫声此起彼伏,在天水之间久久地、久久地回荡着,经久不息。看着那密密麻麻在眼前飞过的雪雁,我们被雪雁那高低有序、整齐划一所震撼,显然,任何彼此撞击、相互踩踏的担心都是多余的,想到这些,如此高级的人类是不是该惭愧呢?雪雁显然是被激怒了,飞过头顶时,落下很多粪便,这可能是它们报复的武器,鸟屎打到地上、车上、身上、头上,也打到相机上,甚至打到了我的嘴唇,嫩绿嫩绿的,有新草的清香!也许是没有发现危险,雪雁又徐徐落下,重新在池塘铺展开来。这样一场突如其来、震撼心底的大戏是谁拉开的帷幕呢?原来是我们的外交家邓大人与农场主相谈甚欢,极尽赞美之词,谓之天堂人间,并建议以“Scott Farm”命名,农场主完全被陶醉了,激动兴奋骄傲之余决定给我们一个意外的惊喜!

Snow-geese-400 (1 of 1)_1024
(摄影:邓宽)

这时高空中又有成千上万只雪雁飞来,密密麻麻,像池塘里的小蝌蚪,当我们再回望池塘中的雪雁,惊奇地发现它们自中央向四周散去,留出中心一片活水,于是,有人猜测它们是为天上的同伴儿而留,正当大家在惊叹雪雁的品行的时候,突然,有人看到水中央一只乌龟露出了水面。

_DSC9775-Edit-Edit_1024

_DSC2774-Edit-1_1024
(摄影:李国忠)

该回到湖区看看夕阳下雪雁返回的场面了,于是,我们离开了这个农场。

回到湖区,人群是一如既往的多,甚至比早上还要多,实在没有落脚的地方,更没有心情打开三脚架,我便挤在一条长凳上,稍微抬高些视线,望着远处的山,渐红的天,不去想周围的人群。雪雁陆续回到了湖区,这里过夜应该是安全的,少有天敌。当太阳完全落下后,人渐渐散去,雪雁不再躁动,湖区又恢复了平静。

Snow-geese-403 (1 of 1)_1024
(摄影:邓宽)

PA7_9064_1024

转天(周日)又早早起床,没吃早饭就径直去了湖区,到达时距日出还有一个多小时,人比前一天更多,停车场早被占满,只好停在路边,天还很黑,打着手电走到湖区,但见,黑沉沉的天空,黑压压的人群,人声喧哗,鸟声鼎沸,已经没有好的机位了,便随便找了个地方,遇到了昨晚赶到的另两位BCPA摄友,彼此简短寒暄,交流信息。今天的雪雁依旧忽起忽落,蔚为壮观,云层很厚,没有太阳喷薄而出的壮丽,雪雁晨练也马虎了许多,摆摆样子便直冲霄汉,义无反顾地北飞了,虽然一直在挥着翅膀,但也绝不是在和我们告别。它们飞上高空,由一只只头雁带领,从我们前方飞过,开始了它们向北的征程。

Snow-geese-402 (1 of 1)_1024
(摄影:邓宽)

_DSC2821-Edit-1_1024
(摄影:李国忠)

_DSC1187_1024

我左右望望,想起仅仅几年前,这里仅仅几十人的情景,心里想着,也许不会再回来了,便匆匆拍了几张慢门后,离开了,准备回家!

PA7_9047-3_1024

snow-geese--_1024

snow-geese-_1024

告别了迁徙的雪雁,我们也北上回家,中午过后到达位于纽约百老汇的『西安名吃』,点一碗面、一个肉夹馍、一盘凉皮,以解乡愁。饭后顺访位于纽约州和新泽西州交界处的Palisades Interstate Park,据说,这里常年栖息着一对猎鹰(falcon),猎鹰体型不大,但非常犀利极具攻击性,可以瞬间在你眼前抓走一只鸽子或制伏一只体型大几倍的加拿大鹅,飞行速度高达200英里每小时,是世界上已知的最快的生物,比现行的高铁速度还要快!我们到达时,车还没停稳,就看见不远处一棵高高的树枝上落着两只大鸟,大家立刻兴奋起来,赶到树下一看,是两只黑秃鹫,顿时没了脾气,秃鹫也不给面子:既然不受待见,爷走了!我们也只好沿着Hudson River继续寻找猎鹰,没行几步,一只飞鸟落到了刚刚秃鹫呆过的地方,我们急转定睛,果然是猎鹰!不知是人品还是鸟屎带来的运气,刚到目的地就发现目标,不能再抱怨了。夕阳下,猎鹰独立枝头,利爪尖喙锐目,鸟羽闪闪泛光,不怒自威,双爪紧紧抓着枯枝,头却不时转动,像是在寻找猎物。突然,上空有两只秃鹫在盘旋,正当大家抬头望去的时候,猎鹰嗖的一声飞走了,瞬间不见踪迹。可惜那风驰电掣的绝美飞姿在我们的一个不经意间错过了。此时,夕阳西下,新泽西已在暮色中,河对面的纽约州还泛着金色,几栋高楼的玻璃外墙反射着刺眼的光,几分钟后,也被暮色笼罩了。

falcon-1_1024
(摄影:李国忠)

falcon-2_1024

Vulture-1_1024

离开Palisades公园,我们也继续北上,路上听着邓大人讲家史,十点刚过便到家了。

北美雪雁年复一年实践它们生命的旅行,我们也像候鸟一样,年年南下为北飞的雪雁壮行,也编织了我们自己的故事和友情,这些故事,友情和翩翩飞舞的雪雁都会留在我们的记忆里,伴随我们的一生。

IMG_2468
(摄影:李国忠)

另有其他会员的精彩报道:
作者:Jie 2017初春-又见雪雁
作者:甲城老武 2017雪雁行-宾州中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