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人物:楊波

楊波,BCPA的發起人、創辦人之一, 前任會長。

他的興趣愛好廣泛。他熱愛足球中的動,書法中的靜,攝影中的亦動亦靜。動靜之間,回歸真我。

他是中國傳統文化的探索者。他是被父母的相濡以沫而打動的深情孝子。他是情動於中而形於言,言之不足,故攝影之的性情中人。

他追本溯源,勤於學習,不懈地思索探求文學、哲學、藝術、國學、佛學對攝影的滲透與影響。從六年前的技、藝、道、靈四個境界,到現今的身、心、靈、命四個層面。他重視向心靈層面的內求,關注內心的所思所想所需。

他為協會會員之間的啟發與支持感動,他為協會的每一次成長驕傲,他為協會的十年之路欣喜。

讓我們一起來體驗他的激情十年,感受他的蓄勢待發,共同期盼協會的未來十年!

訪談對話節錄

【陸】楊波,你好!好久沒見了。這一次攝影協會十週年,我們辦了一個老會員訪談,所以今天很難得(見到你)!我知道你一直都在忙(常常出差),都不在Boston。這一次約到你,想讓你給大家分享一下,這十年你的攝影之路。和協會一起走下來,有什麼心得可以和會員來分享?

【楊】非常非常榮幸!

【陸】十年前,我們五個人,跟你一起,把(攝影)協會從零開始做起來。當時你跟我都沒想到,現在可以有三四百人的會員。當時你是怎麼想的呢?創立這個協會,原先是什麼想法呢?

【楊】當時,與其說,給攝影愛好者創立一個平台,不如說,就是給自己創立一個平台。就像我們打球一樣,一個球隊一塊玩兒,總比自己在家裡玩兒要有意思。這是初衷,沒想到現在發展得這麼壯大。經過幾代會長的努力,我覺得協會發展得這麼好、這麼大,而且是一個non-profit的組織,對我來講是一個exciting的事情。

【陸】我記得當時我們剛加入的時候,大家都在學攝影。剛開始,我想有個學會,自己可以開始學玩攝影了。那現在十年走下來,我想你當初從玩攝影,到後來的話,可能是有一點變化了,對吧?

【楊】變化挺大的。我覺得,攝影剛開始是一個愛好。從技和藝這兩個層面來講,是一個challenge。現在逐漸對我來講,是一個探索的過程。比如說,對我個人來講,我是一個不善於用語言、文字表達的人。我發現,攝影對我來講,是一種表達方式,可以表達我用語言沒法表達的東西。中國過去有句古話,“情動於中而形於言,言之不足,故嗟嘆之,嗟嘆之不足,故詠歌之,詠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 ” 西方也有一個說法,”A picture is worth a thousand words.” 攝影確實是我的一種表達方式。

【陸】我記得你以前給我們開一個講座,很深入地講到,攝影裡面有四個不同的境界。我相信這是十年裡面你體會出來的。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嗎?

【楊】我覺得這是六年之前吧? !是我在一個講座上講過我當時的一些淺顯的體會。但現在又有更深入的一個體會了,待會再具體說一下。當時是講了我體會到的四個層面。

第一個是“技”,技術的“技”,技術的層面。比如說光圈、快門、ISO、構圖……記得我剛開始拍照的時候,就問旁邊的這些所謂的高人,“我這個畫面應該要用什麼光圈?又要用什麼速度?”那時候停留在這個層面。你把自己的相機玩熟,就是把它作為一個拿起來就能拍,就像手的一部分一樣。這個技術層面一定要的。

過了這個層面以後,你可能希望你拍出的作品要好看一點,要吸引眼球一點,要震撼一點,你可能就需要在藝術層面去進修。比如說,你多到博物館去看,多讀些藝術史,不管是西方的還是中國的。這個層面可能也讓自己往前跑了一段。

跑到這個程度以後呢,你可能覺得又到了瓶頸了。你覺得走不下去了,或者說,覺得沒有勢頭使你往前走了。這時候,你可能就會再次探索。中國的一些文化,這時候就有advantage了。我們中國人有儒釋道這三家,是比較popular的,你會去探索這個東西。道,或者是佛家的靈,你可能往前走一走。

技、藝、道、靈,這四個境界,我就是一直這麼往前走下來。

【陸】你剛剛說到,六年前你有四個境界,已經跟我們會員分享過了。現在的話,你應該又有新的境界,是不是又可以跟大家再分享一下?

【楊】當年說的技、藝、道、靈這四個層面,是我當時比較淺顯的體會,後來慢慢地又在繼續探索。我是從能量交換的角度,讓自己往前探索。

我比較同意現在的說法,身、心、靈、命,這四個層面。

“身”,就是說我的這個能量交換,是和物質之間的交換。比如說,票子呀,孩子呀,房子呀,具體的摸得到的東西。比如說,像馬斯洛的金字塔(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 馬斯洛的需求層次理論。人類的需求是一個金字塔,從底部到頂部,依次是生理、安全、社交、尊重、自我實現這五個需求。人們需要滿足金字塔底層的需求後,才有條件滿足更高層次的需求。)他是人文心理學家,他全是從人性的角度去解釋。人,首先你必須要有這個生存的需求。另外,你可以有安全的需求。然後你需要self-esteem的自我實現,慢慢地往上走。這些東西全部是物質和物質之間的交換。

這個層面過了以後,你才會有“心”這個層面,再往上走。 “心”這個層面,形而上的東西,不是物質之間的交換了。能量可能分佈到“心”這個層面。

再往上走,就是“靈”。 “靈”,這可能說起來比較懸,有時候可能是語言無法表達的東西。你可能更追求一些佛學的東西,心靈的東西,可能是另一個能量的層面。

“命”這個層面,你可能就要追尋一些和宇宙能量的交換。你可能從“心”,又回到現實中來。有一個說法,你剛開始見山是山,見水是水……然後是一個循環。 (宋代禪宗大師青原行思提出參禪的三重境界:參禪之初,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禪有悟時,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禪中徹悟,看山仍然山,看水仍然是水。)好像我自己現在的一個階段,就是在體會這些東西。

【陸】你現在拍照的種類有什麼變化嗎?你喜歡拍什麼?

【楊】給攝影來分類的話,我們大家都知道,風景啊,人文啊,紀實啊……現在我好像不弄分類了。對我來講,一個是有任務的拍攝,一個是沒有任務的拍攝。如果是單純這樣分的話,可能要進一步往下分,一個是我想拍的東西,一個是我被迫、讓我去拍的東西。我更喜歡拍發自內心、自己想拍的東西,讓自己能夠有感觸、震撼的東西,讓自己的脊背震顫的東西。

【陸】就像人家練功,已經沒有招數了。你心裡想到哪裡,就拍到哪裡。想到什麼,就拍什麼。

【楊】我發現,有時候我寧可不拍,我也能夠享受到這個moment。我可以給大家舉個例子。有一年我回去探望父母。我父親病重了好多年,一直在醫院裡邊。我回去的那次,是父親唯一一次不在醫院裡,身體算好的,我準備給他拍幾張照。我的相機都set up好了,然後我母親從廚房裡出來,把圍裙解開,準備坐下來讓我拍照。這時候突然我母親給坐空了。我父親那時候身體不方便,重病剛剛好。我正要拍,突然看到這個情景:我父親突然伸出手去,然後我就看到我父親的眼神,看到他的愛戀,看到他的不捨,看到他的無能為力。那個畫面在我腦子裡印像是特別深。這個時候,我想拍,也可以拍,但是我寧肯不拍。這個畫面是我最難忘的。沒拍到也沒關係,把它留在心裡。

【陸】在Boston我們以前一起合作,拍過很多不同的大活動。我覺得你也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從裡面有什麼體會,有什麼經歷?比如說,《黃河大合唱》,我們就拍得非常成功。

【楊】《黃河大合唱》,千人大合唱的片子,我印像很深。從構思,到我們一起去操場練習,然後又到現場去勘察。看到當時情況有變,燈光打起來了,然後我們不得不改變計劃。整個拍攝的過程,我印象非常深。關鍵是,我覺得現在還沒有(人)突破我們的記錄。黃河千人大合唱,高像素的接片,把(千人)同時拍出來。關鍵是,要讓大家在高潮的時候,嘴型一致的時候,所有相機一起動作,一起拍下來,這可能還是首屈一指的。我覺得我們那是個記錄!

【陸】我覺得那個記錄,其實從兩方面來看,一個是團隊合作,我們那天有尼康、佳能加起來十幾個攝影師,一起合作。也沒有人說,你拍哪裡,我拍哪裡。第二個是技術,就像你說的,第一個境界是技術。我把那麼大的場景拍出來,再合起來,又對嘴型。

【楊】那是一個集體的創作。我覺得它確實是我們BCPA到目前為止,給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活動。像這種片子,可能一生當中就那麼一次,但也不一定。將來BCPA還會更好。

【陸】往後十年,我們再做一次,再做些大型的。

【楊】只有BCPA這種集體才會有這種作品。你自己單獨拍,是拍不出來的。這是BCPA的一個advantage。

【陸】除了BCPA,我記得你也有個足球隊,你也是創辦人之一。足球是你的愛好,攝影也是你的愛好,兩者之間有沒有互通呢?

【楊】我愛好比較多,可能這就是生活的一些趣味吧!足球是我從小就喜歡的運動。從小學開始,到中學,到大學,到工廠裡邊,後來到這兒以後,沒有球踢,我又組織了一個球隊,叫“東北虎”。我還愛好書法。足球,攝影和書法是我的三個主要愛好。這三個愛好有共同之處,也有不同之處。

不同之處:書法,可以讓我靜下來,我往那一坐就可以靜下心來;足球,是讓我動起來。攝影可能是一動一靜都有。

相同之處:我覺它們都是能夠讓我的激情充分發揮的項目,可以讓我忘掉物質世界的一些東西,比如名和利。這些(物質世界的)東西,我在踢球的時候全忘了,我在寫字的時候全忘了,我在攝影的時候全忘了,讓我沉浸在無我的狀態,回到真我的狀態。把外部世界的東西全部忘記,我可以盡情地享受這些愛好。

【陸】我們協會發展了十年,現在有三、四百的會員。隨著會員人數的增加,協會的發展需要做一些調整。你有沒有什麼建議給以後的管理團隊?下一步應該怎麼走,要注意什麼呢?

【楊】我是發起人之一,也做過董事會,也做過一屆會長。我覺得BCPA還是要保持自己的特色。

第一,Boston這個地方的文化氣息很濃,我們的會員大部分都是白領、精英,都是有思想的人。

第二,我們從協會開始初建到現在,一直都有奉獻精神的堅持。在自我developed的基礎上,我們都有反饋社會的想法,都想對周圍的community有所奉獻和支持。

第三,我很欣喜地聽到有些會員說:參加這個協會以後,這是唯一一個聽不到人們在談論房子、孩子、票子的協會。這是對我們協會很大的一個讚賞。

【陸】現在協會裡面已經有很多會員了,很多新的會員。你有什麼建議提供給他們?

【楊】我參加協會的時候,實際上都在尋找一個勢。你在這個協會裡邊,肯定能夠找到讓自己增長的那個勢。不管是從老會員那裡,還是從我們集體的互相的inspiration裡邊,不缺這個勢。我們作為攝影協會來講,就是怎麼讓會員能夠不斷的得到這個勢,可能是BCPA將來發展的一個方向。對會員來講,從這個集體裡面能夠得到這個養分,讓自己有一個階段性的目標,這可能是比較現實的一個benefit。你在這個協會裡找,不管從技、藝,將來要往深裡鑽的話,也可以靠自己了,自己怎麼蓄這個勢。我現在travel比較多,在travel的過程中,你自己alone的時候,是讓你思考的時候。這個時候可能你的勢慢慢地蓄得越來越高。新會員就是慢慢蓄勢的一個過程。每一個階段,目的不一樣。每個階段,可能達到的目標也不一樣。你在BCPA裡邊肯定能找到階段性的目標,這是我們BCPA給大家提供平台的作用。

【陸】十年前,我們為什麼要成立BCPA?就是一個平台。這個平台讓你有一個機會,去發現你自己有興趣去提升的方向。

【楊】你自己不知道往哪走的時候,你可能就會在這個平台裡邊,在那些周圍的人裡邊,你會得到一些啟發,一些inspiration。所以這是我們BCPA的一個advantage。

【陸】我在BCPA攝影班裡面也跟同學說,念念不忘,必有迴響。你就不停地去問自己,你在攝影路上想追求的是什麼?要得到什麼樣的理想?你慢慢在我們的平台裡面,就會找出一個答案。

【楊】咱們協會裡邊也有不少fun,大家在這裡邊很快樂,很happy。這也是BCPA吸引大家的一個地方。不管怎麼樣,我們外拍啊,我們組織的一些各種活動啊,都和票子房子無關,都是享受物質之外的東西,這些東西可能是無止境的。你會不斷地發現你的興趣點,會不斷地覺得這個世界有多美好,你會覺得一輩子都享用不了。你會慢慢地越來越喜歡BCPA這個平台。

【陸】十年後,我們再聊一次,看看有沒有得到我們今天期望的!

返回訪談主頁